188121我再也不可能放开你的手了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1/2)

加入书签

365bet官网百乐彩   “我要的是你信任我,你难道还不明白吗?”顾靖庭捧着她的脸蛋说道,“夏衣,我一直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两个人应当是互相信任的,有**可以,但是出现了任何问题,都应该说出来,而不是一味的猜忌和怀疑。@乐@文@小@说|

  就好比这次,你难道不是因为怀疑顾子恒是我的孩子,才会让顾绍臣有机可乘?如果不是你,又怎么会——”

  顾靖庭说道这里,及时止住了,没有将话再说下去。

  顾子恒的伤势她没有看到,她就不会知道那个无辜的孩子受到的伤害有多重,不知道他醒来的时候伤口裂开时哭得有多惨。

  她没有看到股份转让书,就不会知道有些人的心里有多黑暗。

  他也只是希望她能够没有忧虑的过好自己的生活,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可是她呢?只会一味的怀疑自己,防备自己。

  如果再这样下去,他都不能保证下一次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她的面前鲺。

  “你的意思还是,在怪我?”褚夏衣问道。

  “我没有怪你,我只是希望以后你遇到什么事情,遇到什么困难,都能够跟我说,第一个想到的是我,而不是别人!”顾靖庭回答道。

  他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褚夏衣更是火来了,“我第一个想到你,可是你能第一个赶来吗?”

  从前,她是多么的信任他。

  可是他呢,总是一次次的选择别人。

  顾靖庭捏了捏眉心,“所以你也不打算告诉我,我妈到底跟你说了什么,对吗?”

  “对!”褚夏衣点头。

  “好,很好!”

  顾靖庭笑道,走到驾驶座上去,狠狠的发动油门,车身猛地朝前驶去。

  褚夏衣觉得好笑。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一言不合他就露出他高冷的性子,将她丢下,一个人离开。

  虽然现在他没有离开,可是刚刚才,他却将她丢在后座上,摆出一副臭得不能再臭的脸给她看。

  她真是受够他了。

  本以为欢爱过后他会更加心疼她,可是会出现在其他任何一个男人身上的事情都不会出现在他的身上。

  褚夏衣劝慰着自己,这个男人一向都是如此,你难道以前不知道么!

  可是越想心里却越不是滋味,她很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停车!”她喊道。

  车子却一直在高速上行驶,还有越来越快之势。

  看吧看吧,这个男人,车开车么快,是要将她拖去卖了的节奏吗。

  顾靖庭一手开着车,不发一言,俊眉微蹙,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我叫你停车!你不停车我就跳车了!”褚夏衣威胁着他,继续吼道。

  其实不过就是说说而已,在高速上,车速这么快,她是不要命了才会跳车,但是现在她又不是不要命。

  手握在车门把上,本来也只是吓唬吓唬他,谁知道顾靖庭猛地将车门落锁了。

  车子开得更快了。

  终于到了顾家。

  “下车!”顾靖庭冷声开口,车锁打开了,褚夏衣很快跳下车。

  消失在他的视野中。

  直到她走进屋,坐在沙发上的时候,都没有听到熟悉的脚步声。

  顾靖庭没有下车?

  她等了一会儿之后出了屋子来看,顾靖庭的黑色宾利已经开走了。

  肯定不是停在了车库,想必是走了!

  褚夏衣的身体和神情突然就放松下来了。

  好傲娇的男人!

  她本来在想,的确是自己错了,就算是自己不应该说出离婚二字,不应该隐瞒他什么吧。

  可是只要他态度好一点的话,自己也是可以认错的。

  可是,如今他走了。

  她却变得有些失落了。

  时间指向晚上六点,褚天星今天是被管家接回来的。

  按照惯例,他是准备回家后放下小书包就做作业,做完作业便端个小凳子坐着等妈咪的。

  可是他今天好高兴呢!

  一回家,便看到妈咪的身影坐在沙发上,愣愣呆呆的样子,无精打采的,他走过去妈咪都没有发现自己。

  直到他大叫一声扑进妈咪的怀里,她才有所觉悟。

  褚天星爬到褚夏衣的腿上,小手捧着她的脸蛋,叫着:“妈咪,妈咪!”

  妈咪在他的脸上吧唧轻了两口,便将他放了下来。

  这令褚天星本来极度兴奋的心里燃起了小小的失落,在她的腿边,小声的问道:“妈咪,你想我了吗?”

  “恩。”褚夏衣回答道。

  “妈咪我好想你哦!”他又想往褚夏衣的腿上爬。

  这么多天没有见到妈咪,他可是想妈咪快想疯了。可是他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妈咪对自己要这么冷淡。

  她不想自己吗?

  她不爱自己了吗?

  是不是不想要他了?

  对此,褚夏衣只想说一句,真是个想好多的孩子!

  晚餐时,褚夏衣也是无精打采的样子,仆人小陈忍不住问了句:“夫人,你是不是生病了?”

  瞧这苍白的脸色,这无神的眼神,可不是生病了是什么?

  “我没事!”褚夏衣摇摇头,说道。

  她没有生病,她自己的身体自己还不清楚吗?

  她只是心情不好,可是,有表现得这么明显吗?

  听到生病二字,褚天星小脸上的表情可谓是精彩纷呈,他皱着小眉头,猛地将手中的勺子掷在桌子上,朝褚夏衣的身边跑了去,仰着小脑袋问道:“妈咪,你生病了,是不是要打针?”

  妈咪很害怕打针,听说是生他的时候留下了后遗症,往后的几年都需要注射药物治疗,以至于留下了阴影。

  他紧张的小眼神让褚夏衣本来烦闷的心里感觉到了一丝安慰。

  “妈咪没事啊,一会儿就好了。”她说道,给儿子夹了个鸡腿。

  可是褚天星现在却对美食没什么兴趣了,他的眼神一直紧张的定在妈咪的身上,问道:“真的吗?那妈咪你快去睡觉吧,睡一觉就好了,你现在的样子好难看,好难看!”

  他皱着小眉头问道。

  褚夏衣摸着他的脑袋,“都说了妈咪没事了,你还这么担心干什么?”

  末了,她想起什么,又对着儿子问道:“妈咪现在真的很难看吗?”

  褚天星不想骗她,点了点头,“恩,爸爸回来了肯定会嫌弃你丑了,你快去睡个美容觉吧,省的爸爸回来了嫌弃你。”

  褚夏衣摇了摇头,这鬼灵精,知道的倒是挺多。

  情商和智商都不错,只是——

  她如今真的很丑么?

  丑得不能见人了?

  平常儿子对她都只有夸赞,比如“妈咪你好棒啊”,“妈咪好太好了”,“妈咪你好漂亮,你是天下第一漂亮”的诸如此类的话,一定是丑到极点了,连儿子都不愿意骗她了。

  她的心情很是沮丧,“就算我貌美如仙,你爸爸也会嫌弃的。”

  顾靖庭身边最不缺少的就是女人,如果想找美女的话一抓一大把,她不是最青春的,也不是最年轻或者最美艳的。

  要嫌弃就让他嫌弃好了。

  “不对不对!”褚天星连忙摆手加摇头,“妈咪,我收回刚才的话,爸爸是不会嫌弃你的,你不在家的时候爸爸也很想你的。”

  “真的?”

  “恩,不骗你!”褚天星还害怕她不相信似得拼命的点点头。

  褚夏衣朝儿子瞥了瞥嘴,小骗子,还怕他那点伎俩自己看不出来,正得意着呢。

  两人吃过饭,又在沙发上玩了一会儿,褚夏衣百无聊赖的看手机,儿子则是乖巧的做完作业了之后就看一小会电视。

  在做作业这件事情上,褚天星是完全不用大人看管,每天回家都是自己主动的做作业,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做完了作业的话才好玩,妈咪才没有理由不让他看自己喜欢的动画片。

  褚夏衣坐在沙发上玩着手机,时不时的抬起头来看墙上挂着的时钟。

  夜渐渐的深了,她催促着儿子去洗澡了睡觉。

  虽然动画片的最后十几分钟还没有看完,褚天星还是极不情愿的被小陈姑娘带去洗澡了。

  褚夏衣已经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看时间了。

  顾靖庭还没有回来。

  他没有回来!

  说不上多期待或者多失落,但是空荡的心又说明了什么呢。

  左思右想,她觉得自己最少应该打个电话给他问问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不喜欢冷战。

  手指触摸在屏幕上面,电话久久的没有拨过去。

  拿起又放下,倏尔,她的手机铃声响起。

  是顾靖庭么?

  她一阵激动,拿起手机来看,手机屏幕上赫然显示的是:“小川”。

  小川两个字还是褚天星给她打上去的。

  她存的名字是乔慕川,儿子觉得太过于生疏,便拿着她的手机给她改了备注,说是这样叫起来亲切一些。

  这个时候,这个时间段,乔慕川的来电,是因为什么事?

  褚夏衣没有来得及多想,便将电话接了起来。

  电话那头,传来久远的熟悉的男声。

  乔慕川还是习惯叫她:“小衣——”

  饶是听到过无数次他这样叫自己的名字,褚夏衣还是觉得心里一阵酸疼,表面上却是没什么。

  嘴角扯了个小脸,转而发现自己笑了他也看不见,于是嘴角又垮了下来。

  “恩,乔慕川,你找我?”她问道。

  电话那头,有一瞬间没有出声,只听得到呼呼的风声,乔慕川像是待在一个空旷的地方给她打电话。

  起风了吗?

  她起身张望了一下。

  顾靖庭还没有回来,她记得他开车离开的时候身上穿的衣服也不多,会不会冷了?

  此想法一出,她也被自己吓了一跳。

  乔慕川给她打电话,她在想着顾靖庭干什么。

  “小衣,我还是习惯听你叫我慕川。”电话那头,乔慕川低低的笑,好听的声音夹杂着风声一起传来,褚夏衣听得耳膜一阵酥麻。

  “那都过去了,如今我们——”褚夏衣说道。

  “如今我们就算只是普通朋友,就不能叫得亲切一点了?”乔慕川问道。

  “夏衣,我一直以为在国外的那几年我们是有感情的,一个称呼而已,你现在也要这么生疏吗?”

  “啊——没有没有。”听到对方这么说,褚夏衣有些慌张的回答道,“好吧,慕川,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么?”

  她记得他前一阵子是去法国马赛了,处理一个企业的大单子,如今这是——

  “我在机场!”电话那头,乔慕川说道。

  不知道为何,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褚夏衣总有种错觉,他就在自己耳边说着话一样的感觉。

  那么熟悉,那么亲切,仿佛他真的就在自己身边一样。

  褚夏衣有些没反应过来的“啊——”了一声,接着问道:“哪个机场?”

  “北城机场!”乔慕川回答。

  “哦。”褚夏衣抿嘴。

  “夏衣。”电话那头的男人又叫着她的名字。

  “恩?”

  “你可以来接我吗?我没有叫其他人!”乔慕川

  说着,一身米色休闲从机场走出来。

  看着外面的天色,想到了几年前在奥斯陆的时候也是这样。

  他时常因为公事回国,有的时候褚夏衣有空便会去机场接送她。

  那个时候,会带着小皮球一起,三个人,像是真正的三口之家一样。

  奥斯陆天气寒冷,就跟现在的天气一样。

  这让乔慕川怀念起了从前。

  到底,从前不过是镜花水月。

  “现在么?”

  褚夏衣有点为难的看了看时间,没有说话,期待乔慕川能够看在时间太晚的份上,自己打车回来吧。

  可是很明显对方没打算这么轻易放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