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第六章 :踏遍天涯路】(1/2)

加入书签

  本文由晋(jin)江(jiang)文(wen)学(xue)城(cheng)独家发表,其余网站皆为盗·文!

  这是一个寻常的日子,若一定要说与以往有什么不同,大概就是那阴沉沉仿佛风雨欲来的昏暗天空了。

  一大清早,睡梦中的贺梓轩就接到了父亲贺云峰打来的电话。

  “梓轩,你爷爷进医院了,他想见见你。”

  他猛地清醒过来,说道:“我马上就来。”

  贺梓轩不敢多等,洗漱完毕换了衣服正要离开,却在经过叶则卧室大门的时候顿住了脚步。

  他小心翼翼地拧开了门把,轻手轻脚地走到叶则的床前,看着对方安静柔和的睡颜。

  近来,他总有些患得患失的感觉。每一次离开前,都要确认一下对方是否依然在身边才能安心。

  贺梓轩俯身亲了亲叶则的额头,却不曾想睡梦中的少年眼睫微微颤了一下,慢慢睁开了眼睛。

  贺梓轩温柔地说道:“时间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嗯,你有事出去?”

  “家里出了点事。”

  “那你快去吧。”

  贺梓轩道:“好歹要给我一个早安吻吧?”

  叶则桃花眼半寐,在对方凑过来的时候,才扬起下巴啄吻了一下他的脸颊,说道:“再见,梓轩。”

  “晚上见,阿则。”

  贺梓轩伸手理了一下他的头发,这才直起身向外走去。

  叶则看着他的背影渐行渐远,最后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之中。

  他轻轻叹了一声,起床洗漱收拾东西。

  为了不引起贺梓轩的怀疑,他先前并没有收拾自己的行李。

  所幸他要带走的东西并不多,很快就整理好了。

  整装待发之际,一袭风衣的叶则坐在书桌前,落笔写了一封简短的辞别信。

  然后,他将这封辞别信夹在了一本钢琴乐谱中,放到了贺梓轩卧室的书架上。

  叶则拉着行李箱走到门口的时候,回头望了一眼这间住了大半年的宿舍,而后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走出一号王子楼没多久,大雨就倾盆而下。

  叶则撑开了随身携带的雨伞,一刻不停地朝前走去。

  经过柳色青青的未名湖畔时,他的脑海中闪过了很多情景每一个画面中都有贺梓轩的身影。

  有时候他也会觉得奇怪,不过是短短将近四年的时光,为什么他会将与贺梓轩相处的点点滴滴记得那么清楚?排除他天生记忆力超群的因素,也许就是那所谓的感情在作祟吧?

  毕竟,被他遗忘的任务目标可不在少数。

  “叶则!叶则!”

  雨声中,一个模糊的女声传入耳际。

  叶则回头看去,是许久未见的梁雪莹。

  她一身浅色系长裙被雨水完全淋湿,紧紧贴着皮肤,露出了迷人的身体曲线。

  叶则在她跑到身前的时候,将雨伞往她的方向倾斜了些。

  “有事吗?”

  梁雪莹平复着急促的呼吸,缓过气来才问道:“我看到了你的退学申请,你为什么要退学?”

  她一大早去教务处帮忙整理东西,看到了一份署名为叶则的退学申请书时就忍不住偷偷打开来,确认一下是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叶则。

  在得到答案之后,她一时脑热就寻了个借口提前离开,想要找到叶则跟他当面对质。

  梁雪莹一路向着一号王子楼飞奔而去,没想到中途就看到了正拖着行李箱朝校外走去的叶则。

  于是便有了以上一番对话。

  梁雪莹的问话让叶则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说道:“我的确递交了退学申请书,不过,这与你无关吧?”

  梁雪莹仰头看着他,冻得发白的俏脸上满是倔强之色,“你有没有告诉贺梓轩?他知道这件事吗?”

  叶则淡淡说道:“他会知道的。”

  “哈!他会知道?”梁雪莹讥讽地笑道:“你到底是不是真心喜欢着他?为什么连这么重要的事情都要瞒着他?你退学是想要去哪里?你……阿嚏”

  她连忙捂住口鼻,打了个大大的喷嚏,柔弱的身躯在料峭春风中抖得像是不堪暴雨击打的娇花。

  叶则脱下身上的风衣,丢到她怀里,在她惊愕的目光中说道:“穿上。我送你到那边的图书馆去,门口有公用的流动雨伞。”

  梁雪莹一边将带着暖意的风衣裹在身上,一边追问道:“你、你还没回答我呢!快点说啊!喂,走慢一点!”

  叶则放慢了脚步,睨她一眼,说道:“你太多管闲事了。”

  梁雪莹张口便要呛声,却在看到他冰雪般的侧颜时哑火了。

  她尝试着换位思考,猜测道:“喂,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啊?”

  叶则没有理会她。

  图书馆距离两人碰面的地点不远,叶则很快就将落汤鸡小姐送到了目的地。

  梁雪莹依然还在喋喋不休地追问。

  叶则本来心情就有些低落,她这样吵吵嚷嚷,让他颇觉厌烦。

  “梁小姐,这样刺探他人隐私,可不是一个教养良好的女孩该做的事情。我和他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置啄。”

365bet官网百乐彩  梁雪莹拿起一把流动雨伞,反驳道:“你当我愿意多事啊?我是在确定你是不是真的要滚蛋了,那样我好趁虚而入。你怕了吧?我自己想一想都觉得害怕。喂,你怎么不说话?”

  她转过头看了看,身边空无一人。再扭头一看,叶则颀长的身影已在雨幕中渐渐远去消失不见。

  梁雪莹:“……混蛋!”

  她思索了一下,决定还是给贺梓轩打个电话好了。

  贺梓轩啜饮了一口咖啡,眉目间有些不耐之色。

  他没想到贺云峰会用那种借口骗他去了医院,又让保镖把他押到了这间咖啡厅来与人相亲。

  何其可笑的做法!

  对面的女孩面带羞涩的红晕,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平常喜欢做什么事情?”

  贺梓轩冷淡地回答:“反正不会喜欢坐在这里和你相亲。”

  女孩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你你说什么?”

  她话中已经带了哭腔。

  这时候一阵手机铃声响起,贺梓轩看了一下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

  梁雪莹。

  他直接按了拒接,但是没过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