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放了钥匙(1/2)

加入书签

  酒席散了,范城泽看苏晓言牵着女儿走出了酒店,他默默计算,自己跟她的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时间,她其实已为人母,更不用说是个已婚女人了。如今再想,她每次来,每次走,还有她定下的规矩,不过是不想自己惹麻烦。“原来陪她玩了一场婚外情。”范城泽自嘲地笑了。“反正也没吃亏。”可是,不知从何而来的烦躁,让他摸出了烟,很少开车抽烟的他,任凭烟雾随风而散。

  没想到还会遇见他,还知道了他的名字。范城泽,2年后再见,褪去了青涩和纯良,显得有点高冷和阴沉。苏晓言不得不承认,与他在一起,是她做的最惊世骇俗的一件事。可是,那个今天认出自己的范城泽会怎么想自己?“想我是个放荡随便的女人吧。”苏晓言有点自怨自艾地感慨,“算了,都已经过去了。”

  范城泽超车而上,看了眼坐在后座的苏晓言,又看了眼前座的男人。他的眼神仿佛在询问,“他是你害怕秘密被公开的原因吗?”苏晓言突然对他微微一笑,自持、带着些许妩媚的微笑,一下子打开了范城泽的记忆。

  原来,他一直在等待着她再次用门框上的钥匙打开他的门,就如第一次他放上钥匙那刻起,哪怕时过境迁,哪怕他都没有再居住在h市。哪怕他从来不缺女人。苏晓言。终于知晓了她的名字,还得拐弯抹角问了王博力好久。原来,这个曾经被一直喊着“喂”的苏晓言,已经在他心里划了一道不深不浅、却能牵起微微疼痛感的伤。

  钥匙放上去的一个来月,苏晓言都没有过来。

  范城泽面临工作以来最大的矛盾,改图纸事件陷入了僵持,按原图纸建已经不可能,房产方的施工总负责高柏松却一再坚持不得按照修改的图纸往上建,工期为此停滞。对于一个房产项目来说,时间就是金钱,越早开盘,越早回笼资金。施工方总工认为房产方小题大做,改个图纸,又没有对工程造成影响。双方胶着不下。

365bet官网百乐彩  高松柏,50开外,是个沉稳的工程师。“小泽,你对改图纸这个事情怎么看?”范城泽想了想说:“不通知我们业主方擅自修改图纸,这个本身就是错的。”经过几天的分析,范城泽早已看出了图纸修改后施工方的猫腻了,他们可以省去很多的钢筋材料。这个设计的后果会怎么样,现在一时半会谁也说不好。范城泽知道高工的为难,因为施工方是“皇亲国戚”,而自己是个打工的,为此开罪了,也犯不着。虽然东家不做做西家,可为此让一个工程留有隐患,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工程师都做不出来的。

  “高老师,我们应该让设计院来重新设计。”

  “成本太高。老板会说我们没事找事的。”

  “那就我们自己重新商量设计,再报批设计院看看行不行。”

  “好。小泽,你跟我想到一起去了。现在咱们自己公司总经理都支持施工方,觉得我们工程部耽误工期。所以,我们得抓紧设计一个新方案出来。这个事情就交给你了。”高松柏意外深长地看了一眼范城泽。

  苏晓言突然在一个傍晚时分拿着钥匙开门进来。那个时候,范城泽投身在图纸中,午饭都没有吃,别说晚饭了。她开门进来的时候,看到范城泽那个疲惫的样子愣了好一会儿。

  “你这么忙?那我要不先回去。”苏晓言怵在那里。

  范城泽连忙跑过去,拉她往沙发上坐。“没事没事,瞎忙。你难得过来。”

  苏晓言笑了,说:“我又不是要紧的人。”

  本来忙着没觉出饿,一停下来,范城泽觉得饿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我午饭都没有吃,你陪我出去吃饭吧?饿死了,我现在一饿就想吃你上次烧的番茄鸡蛋面。”苏晓言说:“那多简单,你坐会,我去给你烧。”

  番茄鸡蛋面下肚后,范城泽觉得活力都回来了,心情也大好。“你家冰箱怎么只有番茄鸡蛋的啊。”“嗯,等你随时过来烧啊。”听完,苏晓言微微一笑。

  “喂,告诉我名字吧。做我女朋友吧。”范城泽漫不经心地说。

  “给你做饭收拾屋子用?”苏晓言很快从微怔中调整过来,“我可只会烧番茄鸡蛋面。”岔开话题后,苏晓言把碗筷留给了范城泽自己清理,坐到中间沙发去了。又觉得这个地方有点刺眼,换到旁边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