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深海魅影失联(1/2)

加入书签

  不光是指挥部的专家们,处于海底的三人,此时也震惊的仰望着眼前的一切,虽然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如今看到此情此景,唯一能做的似乎也只剩下仰望了。

  高大的城墙足有十米多高,漆黑的海水中没有一丝一毫的生机,探照灯照到的每一个地方,有的仅仅是用石块砌筑成的高大城墙和巍峨的雕塑,在饱经海水侵蚀后,艰难的保持着原有的姿态。这就像是一座没落的城市,亦或者说是被人们遗忘的城市。遗忘的理由并非是因为年代久了记不清了,而是这座城市在没入海底的时候太可怕了,以至于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不去回忆没落城市的过去。

  这里就像被熔流岩浆和火山灰吞噬的庞贝古城,那个曾经商业繁荣、人民富庶、充斥着欢声和笑语的那波利湾小镇,古罗马的人们认为那是格奈乌斯·庞贝的象征,于是以那位纵横一时的英雄为名建造了那座城池,虽然只是个小镇,但街坊之间依旧充满了欢声笑语。但在一个突如其来的夜里,黑暗中,听得到女人的哭泣、婴儿的嚎啕和男人的大喊。有人祈求获救,也有人祈求速死,但更多的人以为诸神已经放弃了他们,天地万物落入永恒的黑暗之中。火山喷出的火焰遮天蔽日,空气中弥漫着令人窒息的硫磺味,天火将这座城市一瞬间毁灭,覆盖着火山灰的城市让所有的人保持他生前最后的样子,就像一块化石一样的被火山灰做的模子记录了下来。

  而这座被遗忘的城市很可能也有类似的经历,在某年某月某日一瞬间沉入了漆黑的海洋,人们哭喊着、挣扎着想要寻找停在岸边的渡船,想从诸神的暴怒中逃生,但无人可以幸免于难,如蝼蚁一般的他们葬身在无法抗拒的诸神之暴怒中,曾经无与伦比的城市成为了失落的文明,被历史的车轮所碾压,被诸神所抛弃,永远地葬身在看似浪漫的爱琴海底。

365bet官网百乐彩  秦思明突然想到一句话,“whenthegodswishtopunishus,theyanswerourprayers”意思是“当神惩罚我们的时候,他们实现了我们的祈祷”,这是王尔德悖论里的一句话。仔细想想,这的确是个神奇的悖论,如果说我们祈祷神只惩罚是出于真心,那么当神惩罚我们的时候,为什么所有的人都想要逃走?答案很简单,因为人想要活着,只有很少的人真心实意的乞求死亡,而世界的新秩序,就是没有任何人有权力去剥夺他人的生命权,但神往往会因为暴怒而行使这种权力,这就是旧秩序所固定的生存法则,在食物链最顶端的人类,永远可以毫无顾忌的吞噬任何底层生物,而他们的生命在神的瞳孔中的人永远是那么的一文不值,就像一个永远无法开化的卑微物种。

  古城的木质大门早已被海水腐蚀殆尽,三人轻轻推动,就将木门推成了残骸。城中的建筑在黑暗中难以辨别,探照灯的光芒在古老的建筑上转来转去,古老的城邦在满是浮游物的水中就像是实验室中的标本,一切生命的律动都不存在,整个城市安静的有些可怕,这种感觉就像是身处漆黑的梦境世界一般,你想要醒来,却无法挣脱。

  他们关闭了推进器的引擎,熄灭了探照灯,双脚触底,通过行走的方式前进。在深渊的古城邦里,探照灯和引擎的声音,有可能会让海皇更快地发现他们的踪迹,他们只能通过声呐的模拟图摸索着前进。

  秦思明很奇怪,为什么这一路这么安静,原本他能够听的到尤娜和杜兰德尔的呼吸声,但从进入古城遗迹后,他感觉世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不光是尤娜和杜兰德尔,就连这片海域应该随时出现的海洋生物也消失了,它们是海洋里的猎食者,尽管忌惮潜水服散发出来的特殊味道,但也应该尽量将他们包围才对,但是

  耳麦中时不时的传来“沙沙”的声音,这是电信号沟通不畅才会发出的声音,秦思明觉得自己好像在进入了一个与世隔绝的黑暗世界,一切都是黑色的,看不到远方,也看不到脚下。

  他下意识的用手向背后抓去,一根电缆无力的在海水中漂浮,电缆断了,他失去了与外界的联系。“尤娜,杜兰德尔!”他下意识的大喊,但他并没有得到任何的答复,声呐也扫描不到,亦或者说他现在可以完全不用指望声呐了,声呐的模拟图在一个固定的画面上停了下来,在脱离了超级电脑芙蕾雅的支持之后,海底声呐很难高速的模拟出图像。

  “手电筒?对,手电筒!”他在自己的潜水服上疯狂的寻找着手电筒,这种特殊的光源在海底可以照射得很远,面积也很大,如果当他打开手电筒的一瞬间,正好照到鲨鱼张开的血盆大口和锋利的牙齿不过那也比什么都看不到强,无法预知的东西是最容易令人感到恐惧的。

  他摸到了那个在水中还能勉强发出光源的东西,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开关,企图用光照亮眼前那个未

章节目录